pc蛋蛋微信

| 张新成元仲辛《大宋少年志》?嘿嘿嘿~真香! 热剧赏

作者:广播剧 / 公众号:CH-drama 发布时间:2019-06-26


吃我这记安利!
真香警告
一直期待九州结果临时撤档,原本对这部顶着空档上线的剧是有点不待见的,但是现在只想说句:啊哈哈,真香!
本期学员作业展示:
《大宋少年志》第一集片段剧本
(青耳)【时间:白天地点:太学院内】
【梁竹一行人径直来到元仲辛住所门前】
士兵:都头,都问清楚了,就住这间。
【梁竹示意士兵去开门】
士兵:嗯。
【士兵敲门】
士兵:在吗?
【无人应答。士兵再试图敲门,门突然打开,从里面接连跑出十多个学生】
学生:(惊恐,抱头鼠窜)哎呀,快走快走。
【梁竹走进屋内。元仲辛正跪在床上慌忙收拾赌具】
元仲辛:(转头看向梁竹,发现不是学官,松了一口气,讪笑)呵呵,原来不是学官啊。
【开始坐起来慢悠悠地收拾赌具】
梁竹:(严肃)谁是元仲辛?
元仲辛:(漫不经心十分自然)啊,元仲辛出去了。
梁竹:你怎么知道?
元仲辛:(随意)刚才跳的窗,(诚恳)你有什么要跟他说的吗,替你转达。
王宽:(平淡)他就是元仲辛。
梁竹:(疑惑)你是谁?
【合上书,站起身】
王宽:(语气平和)太学学子王宽。
梁竹:为何在此啊?
王宽:我和他同屋。
【元仲辛下床】
元仲辛:(若无其事借口)哎,你们先聊,我给你们烧壶热水去。
【梁竹拦下元仲辛】
梁竹:(将信将疑)你是元伯鳍的弟弟?
元仲辛:(转念一想,笑脸相迎死皮赖脸)可以不是啊。
【梁竹拍了一下元仲辛的肩膀】
梁竹:(冷笑,确认)哼。
元仲辛:(心虚,讪笑)哼哼哼。
【地点:车水马龙的市集环境音配合】
【梁竹押送元仲辛,王宽跟随】
梁竹:(转身看向王宽,不耐烦)你有事吗?
王宽:(平静)没事。
梁竹:(愠怒)没事跟着我做甚?
元仲辛:(吊儿郎当,笑)哼。
王宽:(转头看向元仲辛)我跟着他。
元仲辛:(不明所以)你跟着我做甚?
王宽:(一板一眼,温和)张学官让我跟着你,查你平日行事。
元仲辛:(恍然大悟)我说最近摆赌局怎么总是被抓,(怨怼)都是你在通风报信啊。
梁竹:(无奈,烦躁)禁军行事,不用跟了。
王宽:(坚持)不行。
梁竹:(疑惑)为什么?
王宽:(义正言辞)我答应过学官,自当言而有信。
元仲辛:(不屑,笑)哼。
梁竹:(稍显急躁)把他赶走。
王宽:(慢条斯理言之凿凿)你们无权赶我,若无军令,开封城街巷不可随意禁足。
梁竹:(正色)这话谁说的?
王宽:(丝毫不畏惧)当今圣上。
【士兵伸手要去推王宽】
士兵:读书读傻了吧。
梁竹:(喝住士兵)住手,你敢不敬当今圣上。
士兵:(恐惧,低头放手)哈。
梁竹:(大吼一声)走!
【众人到达瞻逸图门前】
梁竹:(看着王宽,狡黠)若有人敢闯门,直接拿下。
士兵:是。
元仲辛:(对梁竹耳语,讨好)您别看这小子一脸正经,其实内心狡猾得很。
梁竹:(似笑非笑)元伯鳍在里面等你,随我进来。
【缺人设】
(五三)元仲辛:男主,青年,人物比较活泼,声音应偏清亮,十分机敏,诡诈聪慧,暗藏心事,文武双全,元家庶子,太学学子,其兄元伯鳍被抓,遭太学驱赶,想要救下兄长。
王宽:男配,青年,儒雅镇定,声音应更温和沉稳,听起来舒服,学识丰富,武功不错,心思缜密,一心做个君子,不撒谎,有原则,守规矩却不死板,太学学子,与元仲辛熟识,十分默契,帮助元仲辛救人。
梁竹:男,壮年,人物成熟很有威严,声音宜低沉,武功高强,十分强势,禁军都头,因为亲弟弟在元伯鳍领导的战役中牺牲,仅元伯鳍一人活下来,而怀疑元伯鳍通敌,看不起元仲辛,对元仲辛和元伯鳍都有敌意。
【时间:白天】
【地点:太学宿舍】
【元仲辛收拾赌具声,梁竹轻微的脚步声,收拾声停,脚步声又响了一下然后停】
元仲辛:(轻笑庆幸,松了口气)原来不是学官啊!【摆弄赌具声】
【在对话时摆弄声变小】
梁竹:(喝问,略显强势)谁是元仲辛?
元仲辛:(附和,接话,自然)啊,元仲辛出去了。
梁竹:(疑问,带点威严)你怎么知道?
元仲辛:(活泼自然)刚才跳的窗,你有什么要跟他说的吗?(诚恳语气含笑)替你转达!
王宽:(淡然平静)他就是元仲辛。
【元仲辛手中的赌具应声而落,摆弄声停】
元仲辛:(惊讶,抽气声)
梁竹:(询问,揣测)你是谁?
王宽:【合上书本,把书放在桌子上,站起身】(陈述,从容)太学学子王宽。
梁竹:(自带威势)为何在此啊?
王宽:(解释,不慌不忙)我和他同屋。
元仲辛:【一屁股坐下】(叹气,放松)唉!(找借口,调皮,假装理由很正经)你们先聊,我给你们烧壶热水去。【同时起身向外走去,被梁竹伸手拦住】
梁竹:(有一点敌意,疑问又笃定)你是元伯鳍的弟弟?
元仲辛:(思量,调笑嬉皮笑脸)可以不是啊!
梁竹:【拍了下元仲辛的肩膀】(意味不明,轻笑)he。
元仲辛:(不明所以,跟着尬笑)he he。
【地点:大街上】
【街上来往的车辆声,叫卖声,一行人走动时盔甲兵器相互碰撞的金属碰撞声和脚步声】
梁竹:【停下,走动声停】(不满,不耐烦)你有事吗?
王宽:没事。
梁竹:(轻微的恼怒,强硬)没事跟着我作甚!
元仲辛:(幸灾乐祸,看热闹地笑)呵呵~
王宽:【走动了一下,转向元仲辛】我跟着他。
元仲辛:(疑惑,有一点惊讶)你跟着我做甚?
王宽:(解释一板一眼)张学官让我跟着你,查你平日行事。
元仲辛:(恍然大悟)我说最近摆赌局怎么总是被抓,(埋怨,不满)都是你在通风报信啊!
梁竹:(不耐,着重强调)禁军行事!(打发)不用跟了。
王宽:(紧接着说)不行。
梁竹:(不满,被拒绝的恼怒)为什么?
王宽:(陈述,解释)我答应过学官,自当言而有信。
元仲辛:(有点不屑,轻哼一声)哼
梁竹:(命令,不愿再交谈)把他赶走!
王宽:(丝毫不惧)你们无权赶我,若无军令,开封城街巷不可随意禁足。
【群众切切私语声】
梁竹:(压抑,威势)这话谁说的?
王宽:(语速稍微放缓一点点恭谨)当今圣上。
禁军:【伸手去推】(不耐烦)读书读傻了吧……
梁竹:(立刻打断,命令)住手!(威严,威胁)你敢不敬当今圣上!
禁军:(被训斥发出的气声,表示不敢)ha!
梁竹:【转身】(命令)走!
【一行人再次出发】
(花颜)梁竹:青年偏成熟。有心计。声音宜低沉,感觉压抑
元仲辛:青年,声音宜清亮活泼。表面调皮,内心善良,聪明机灵,玩世不恭。
王宽:青年,声音宜沉稳有质感。儒雅公子,循规蹈矩。
【时间:白天】
【地点:太学院】
【人物:梁竹,元仲辛,王宽】
【收拾赌具声】
【搞怪类音效】
元仲辛:(尴尬敷衍笑声松口气)原来不是学官啊!【收拾赌具声】
【悬疑类音效】
梁竹:(疑惑)谁是元仲辛?
元仲辛:(自然)啊,元仲辛出去了。
梁竹:(疑问)你怎么知道?
元仲辛:(自然)刚才跳的窗,(诚恳热心)你有什么要跟他说的吗?替你转达。
王宽:(坚定淡然)他就是元仲辛。
元仲辛:【铜钱掉地声】(惊讶吸气声)he
梁竹:你是谁?
【合上书本,放下,站起】
王宽:(沉稳)太学学子,王宽。
梁竹:为何在此啊?
王宽:我和他同屋。
元仲辛:(轻松自然找借口)哎,你们先聊,我给你们烧壶热水去。【想走被拦住】
梁竹:【伸手拦住】(探询)你是元伯鳍的弟弟?
元仲辛:【略微思索停顿】(调皮嬉皮笑脸)可以不是啊!
【拍肩膀声,冷笑声】
梁竹:(冷笑)呵呵~
【附和的尴尬笑声】
元仲辛:(尴尬)呵呵...
【时间:白天】
【地点:大街上】
【人物:梁竹,元仲辛,王宽】
【小贩吆喝声,来往车辆声,围观群众声,突出街道的热闹】
梁竹:(突然)你有事吗?
王宽:(淡定)没事。
梁竹:(微微愠怒)没事跟着我做甚?
元仲辛:(戏谑)哼……
王宽:【转身】我跟着他。
元仲辛:(惊讶)你跟着我做甚?
【愉快音效】
王宽:(坦然)张学官让我跟着你,查你平日行事。
元仲辛:(激动)我说最近摆赌局怎么总是被抓,(埋怨)都是你在通风报信啊!
梁竹:(不悦)禁军行事,不用跟了。
王宽:(执着)不行。
梁竹:(意外)为什么?
王宽:(一板一眼)我答应过学官,自当言而有信。
元仲辛:(不屑)哼!
梁竹:(生气)把他赶走!
王宽:(冷静理直气壮)你们无权赶我,若无军令,开封城街巷不可随意禁足。
【围观群众议论声】
【脚步走近】
梁竹:这话谁说的?
王宽:(坚定)当今圣上。
侍卫:【举手欲打】(急躁快速)读书读傻了吧!
梁竹:(严厉)住手,你敢不敬当今圣上!
侍卫:(害怕)啊……
梁竹:(无奈)走!
【时间:白天】
【地点:元府门口】
【人物:梁竹,元仲辛,王宽】
【脚步声,鸟鸣声】
梁竹:(严厉)若有人敢闯门,直接拿下!
侍卫:(干脆)是!
元仲辛:【凑近】(调皮)您别看这小子一脸正经,其实内心狡猾得很。
梁竹:元伯鳍在里面等你,随我进来。
【关门声】
(多多绿酱)元仲辛:青年。腦袋轉得很快,很機靈、戲很多,讓人猜不透,皮中帶點可愛,具有出色的隨機應變能力。
王寬:青年。正人君子,出身不凡,心中有正義,有點死腦筋,寡言、拘謹、固執、重信守諾的有些過,偶爾會有點KY。
梁竹:禁軍統領,因為親弟弟在戰場上犧牲了与元伯鰭有私仇。
【進軍來抓元仲辛,眾人以為賭博被抓作鳥獸散】
【元仲辛慌忙地收拾賭具,王寬在一旁看書】
元仲辛:(鬆一口氣)不是學官呀。
【元仲辛繼續收拾賭具】
梁竹:(威嚴)誰是元仲辛?
元仲辛:(自然)元仲辛出去了。
梁竹:(詢問)你怎麼知道?
元仲辛:(轉頭與梁竹對視)剛才跳的窗,(輕鬆,幾乎感受不出的試探)你有什麼要跟他說的嗎?替你轉達。
王寬:(揭露元的謊言淡然)他就是王仲辛。
梁竹:(覺得有點意思)你是誰?
【王寬闔上書,站起與梁竹對視】
王寬:(鄭重)太學學子王寬。
梁竹:(繼續詢問)為何在此啊?
王寬:(認真)我和他同屋。
【元發現情況不隊拿了水壺跳下床】
元仲辛:(故作無事打算開溜)你們先聊,我去幫你們燒壺熱水。【欲走】
【元被梁伸手攔下】
梁竹:(逼问)你是元伯鰭的弟弟?
元仲辛:(滿臉笑容很皮)可以不是呀~
【梁拍了拍元的肩】
梁竹:(蔑笑)呵呵
元仲辛:(不明白發生什麼的笑)呵呵
【地点:大街上】
【梁把元押送帶回元宅途中】
【偶爾有刀具與盔甲摩擦的聲音】
【街上人們的交談聲與攤販叫賣聲此起彼伏】
梁竹:(有些不滿)你有事嗎?
王寬:沒事。
梁竹:(覺得麻煩)沒事跟著我做甚?
王寬:(看元仲辛认真)我跟著他。
元仲辛:(不解)你跟著我做甚?
王寬:(有點想笑)張學官讓我跟著你,查你平日行事。
元仲辛:(不滿)我說最近擺賭局怎麼總是被抓,(激动)都是你在通風報信!
梁竹:(有些不耐)禁軍行事,不用跟了。
王寬:(稍微思考了一下)不行。
梁竹:為什麼?
王寬:(照實回答)我答應過學官,自當言而有信。
元仲辛:(嗤笑)哼
梁竹:(下令)把他趕走
王寬:(凝重)你們無權趕我,若無軍令,開封城街巷不可隨意禁足。
梁竹:(不爽)這話誰說的?
王寬:當今聖上。
某禁軍:(不滿)讀書讀傻了吧。
梁竹:(施壓)你敢不敬當今聖上。(下令)走。
【行軍中刀具與盔甲摩擦的聲音】
【梁竹回頭盯著王寬】
梁竹:(下令,警告)若有人敢闖門,直接拿下。
禁軍眾:是。
元仲辛:(對梁竹耳語)您別看這小子一臉正經,其實內心狡猾的很。
梁竹:元伯鰭在裡面等你,隨我進來。
【武器摩擦聲,大門被關上】
(妖狐)元仲辛:男,青年。没有规矩,狡猾,聪明伶俐,机灵
王宽:男,青年。认真,严肃,执着,一板一眼,规规矩矩,不卑不亢
梁都头:男,高高在上,猜忌心强。
【时间:白天 地点:太学院元仲辛与王宽的房间】
【梁都头一众走进房间,元仲辛手忙脚乱的收拾赌具铜钱,】
【脚步声停,元仲辛停下手上的动作】
元仲辛:(小心翼翼转头看向梁都头松口气)呵呵,原来不是学官啊
梁都头:(看着王宽高傲询问)谁是元仲辛?
元仲辛:(很自然随意脱口而出)元仲辛出去了
梁都头:(高傲疑问)你怎么知道?
元仲辛:(手上不停不假思索流利)刚才跳的窗,你有什么要跟他说的吗?替你转达。
王宽:(淡定肯定)他就是元仲辛。
元仲辛:(不敢相信诧异)嘶~
梁都头:(疑问)你是谁?
王宽:【把书合起来放在桌上,站起来】(平淡)太学学子,王宽。
梁都头:(高傲再问)为何在此啊?
王宽:(不卑不亢)我和他同屋。
元仲辛:【翻身下床声】(若无其事)你们先聊,我给你们烧壶热水去。【走出两步,被拦住脚步声停】
梁都头:(拦下元仲辛肯定)你是元伯鳍的弟弟。
元仲辛:(嬉皮笑脸)可以不是啊。
梁都头:【拍肩膀声】(冷笑)呵呵
元仲辛:(不明所以附和)呵呵呵呵呵
【地点:热闹的大街上】
【人来人往的大街上,人声、马车声、叫卖声,混乱的脚步声夹杂着甲胄声】
路人甲:(小声疑问)这是怎么回事?
路人乙:(小声疑惑)不知道啊。
路人丙:(小声告诫害怕)小点声,别被听到了。【王宽跟着梁竹一行人】
梁都头:【脚步声停】(转身疑问)你有事吗?
王宽:(不卑不亢)没事。
梁都头:(怀疑)没事跟着我作甚
元仲辛:(幸灾乐祸)哼~
王宽:(转身对着元仲辛解释)我跟着他。
元仲辛:(莫名其妙)你跟着我做甚?
王宽:(解释一板一眼)张学官让我跟着你,查你平日行事。
元仲辛:(焕然大悟)我说最近摆赌局怎么总是被抓,(不满激动)都是你在通风报信啊。
梁都头:(无语)禁军行事,不用跟了。
王宽:(果断)不行
梁都头:(不明白)为什么?
王宽:(认真解释)我答应过学官,自当言而有信
元仲辛:(不屑)哼~
梁都头:(高高在上不耐烦命令)把他赶走。
王宽:(理直气壮冷静)你们无权赶我,若无军令,开封城街巷不可随意禁足。
梁都头:(强忍发怒质问)这话谁说的?
王宽:(不卑不亢)当今圣上。
士兵:(讽刺)读书读傻了吧你【说着上前伸手欲抓王宽】
梁都头:(呵斥)住手,你敢不敬当今圣上【士兵慌忙收回手,梁都头带着一行人继续往前走】
(一只鹅)【缺人设】
【地点:太学院】
【梁竹进入房间,元仲辛慌张收拾赌具声】
元仲辛:(如释重负)嘿嘿~原来不是学官啊!【继续收拾赌具声】
梁竹:(询问)谁是元仲辛?
元仲辛:(机智预警,面不改色的撒谎)元仲辛出去了。
梁竹:(询问)你怎么知道?
元仲辛:(语气轻快)刚才跳的窗,(诚恳)你有什么要跟他说的吗?替你转达。
王宽:(淡定拆穿)他就是元仲辛。
元仲辛:【数钱声】(惊)嘶~
梁竹:(疑惑)你是谁?【王宽起身行礼】
王宽:(解释)太学学子王宽。
梁竹:(询问)为何在此啊。
王宽:(淡定)我和他同屋。
元仲辛:(跳下床,狡黠,准备开溜)哎~你们先聊,我给你们烧壶热水去。【欲走被拦住】
王宽:(肯定)你是元伯鳍的弟弟。
元仲辛:(机灵,贼兮兮)可以不是啊~
王宽:(了然)呵~
元仲辛:(附和讪笑)呵呵~
【地点:街上,商贩叫卖声】
【杂乱的脚步声梁竹一行人走来,王宽跟随】
梁竹:(疑惑)你有事吗?
王宽:(淡定)没事。
梁竹:(不耐烦疑问)没事跟着我做甚?
元仲辛:(轻哼一声)哼~
王宽:(解释)我跟着他。
元仲辛:(惊讶)你跟着我做甚?
王宽:(解释)张学官让我跟着你,查你平日行事。
元仲辛:(恍然大悟,气愤)我说最近摆赌局,怎么总是被抓,都是你在通风报信啊!
梁竹:(不耐烦)禁军行事,不用跟了。
王宽:(坚持)不行
梁竹:(惊奇)为什么?
王宽:(固执严谨)我答应过学官,自当言而有信。
元仲辛:(轻哼一声)哼~
梁竹:(薄怒)把他赶走。
王宽:(胸有成竹)你们无权赶我。若无军令,开封城街巷不可以随意禁足。
梁竹:(质问)这话谁说的
王宽:(淡定)当今圣上。
侍卫:(嘲笑)读书读傻了吧!
梁竹:(厉声阻止)住手!你敢不敬当今圣上!(不再理会)走!
(简一一)元仲辛:男,青年。机灵,调皮,聪明,勇敢,在太学里是个让学官头疼的“坏”学生,极会与人打交道,混迹市井。在明知前途凶险的情况下依然一心救兄,是个有情有义的人。
王宽:男,青年。性格沉稳,勇敢,行事有理有据颇有章法,深得学官看中,学识渊博,对大宋律例很熟,在得知元仲辛的决定后毅然加入,是个充满正义且不惧艰险的人。
梁竹:男,声音偏低沉成熟。性格决绝,固执,因自己弟弟的死而对元伯鳍恨之入骨,行事狠辣乖张。
【时间:白天】
【地点:太学宿舍】
【梁竹手下推开房门,一众学子抱头逃窜出来,梁竹走进房间,元仲辛跪在榻上手忙脚乱地收拾棋牌】
【轻快的背景音乐】
元仲辛:【侧头看向梁竹,手下动作停顿一下】(如释重负的一笑松一口气)原来不是学官啊。【继续收拾棋牌】
【沉重的背景音乐,营造紧张的氛围】
梁竹:(环视屋内询问)谁是元仲辛?
元仲辛:【继续收拾棋牌】(语气自然)哦,元仲辛出去了。
梁竹:你怎么知道?
元仲辛:(抬头看梁竹随意)刚才跳的窗,(假装热心)你有什么要说的吗?【低头收拾棋牌】替你转达。
王宽:【继续看书】(慢慢的,语气平稳)他就是元仲辛。
【元仲辛动作一顿】
梁竹:(看向王宽问)你是谁?
王宽:【站起来,面向梁竹】(一字一顿不卑不亢)太学学子,王宽。
梁竹:为何在此啊?
王宽:我和他同屋。
元仲辛:【收拾好棋牌,下榻】(看向梁竹找借口)你们先聊,我给你们烧壶热水去。【动作轻轻的向外走被拦住】
梁竹:【抬手拦下元仲辛】你是元伯鳍的弟弟?
元仲辛:【停下脚步,面带微笑】(语气轻快嬉皮笑脸)可以不是啊。
【梁竹伸手拍了元仲辛肩膀一下】
梁竹:(冷笑一声)呵。【向外走去】
元仲辛:(尴尬一笑)呵呵...【随后跟上】
【地点:大街上】
【行人来往,谈话声、叫卖声不断。梁竹一行人走近,王宽跟着。梁竹停下脚步,队伍跟着停下。四周群众对着一行人议论纷纷。】
梁竹:(看向王宽耐烦地)你有事吗?
王宽:没事。
梁竹:没事跟着我作甚?
元仲辛:(幸灾乐祸笑)呵。
王宽:【看向元仲辛】我跟着他。
【欢快的背景音乐】
元仲辛:(疑惑)你跟着我做甚?
王宽:张学官让我跟着你,查你平日行事。
元仲辛:(气愤)我说最近摆赌局怎么总是被抓,都是你在通风报信。
梁竹:禁军行事,不用跟了。
王宽:不行。
【节奏感强,带点紧张的背景音乐】
梁竹:为什么?
王宽:我答应过学官,自当言而有信。
元仲辛:(不屑一笑)哼。
梁竹:【示意士兵】把他赶走。
王宽:你们无权赶我,若无军令,开封城街巷不可随意禁足。
梁竹:这谁说的?
王宽:当今圣上。
士兵一:【伸手要推王宽】读书读傻了?
梁竹:(呵斥)住手。你敢不敬当今圣上?
【士兵一低头退下】
梁竹:【看一眼王宽,转回身】走。
【众人跟上梁竹】
元仲辛:【摇头跟上】啧啧啧。
【地点:瞻逸园门前】
【梁竹和元仲辛走到门前】
梁竹:(看向王宽警告)若有人敢闯门,直接拿下。
士兵一:是。
元仲辛:【凑近梁竹】(轻声)您别看这小子一脸正经,其实内心狡猾的很。
梁竹:(看了一眼王宽,随后看向元仲辛)元伯鳍在里面等你,随我进来。
【士兵开门,两人走进门。】
(九尾)元仲辛:男,青年。生性随意,洒脱,聪颖机敏。
王宽:男,青年。谦谦君子,温良如玉,重诺言。
梁竹:男,成熟男声,可偏低沉。性格冷傲,猜忌心强,和男主大哥有私仇。
【时间:白天 地点:太学宿舍】
【梁竹走进房间,元仲辛趴在床上慌忙的收拾赌具,元仲辛听到脚步声慌忙的趴在赌具上】
元仲辛:(小心翼翼的转头看向梁竹,松了口气,放松)呵,原来不是学官啊
梁竹:(面无表情,冷淡)谁是元仲辛?
元仲辛:(毫不犹豫并且俏皮的说到)啊,元仲辛出去了
梁竹:(冷淡)你怎么知道?
元仲辛:(不慌不忙,面不改色)刚才跳的窗,你有什么要跟他说的吗?替你转达。
王宽:【平缓收起书本,站起来】(缓慢的说到)他就是元仲辛。
元仲辛:(一脸诧异惊愕)嘶~
梁竹:(冷傲)你是谁?
王宽:(平淡)太学学子王宽。
梁竹:(缓慢问道)为何在此啊?
王宽:(平淡)我和他同屋。
元仲辛:【翻身下床】(若无其事找借口开溜)额,你们先聊,我给你们烧壶热水去。【欲走被拦住】
梁竹:【伸手带起衣服的响声拦下元仲辛】(肯定)你是元伯鳍的弟弟。
元仲辛:(嬉皮笑脸)可以不是啊。
梁竹【拍了拍元仲辛肩膀】(冷笑)呵哈~
元仲辛:(不明所以附和)呵哈哈哈
【地点:大街上】
【人来人往,人声,马蹄声,叫卖声,一行人走近,王宽跟在后面】
梁竹:【停下脚步】(转身冷淡问道)你有事吗?
王宽:(平缓若无其事)没事。
梁竹:(怀疑)没事跟着我作甚
元仲辛:(幸灾乐祸,偷笑)哼~
王宽:【转身对着元仲辛】(慢慢说道)我跟着他。
元仲辛:(惊讶莫名其妙)你跟着我做甚?
王宽:(平静慢慢说道)张学官让我跟着你,查你平日行事。
元仲辛:(了然)我说最近摆赌局怎么总是被抓(不满)都是你在通风报信啊。
梁竹:(冷淡)禁军行事,不用跟了。
王宽:(坚决)不行
梁竹:(不明所以)为什么?
王宽:(认真说道)我答应过学官,自当言而有信
元仲辛:(不屑一顾)哼~
梁竹:【回头正准备走】(下令果断)把他赶走。
王宽:(快速说到)你们无权赶我,若无军令,开封城街巷不可随意禁足。
梁竹:【转身看着王宽】(面无表情)这话谁说的。
王宽:(缓慢说到)当今圣上。
【小兵正欲上前抓王宽】
小兵:(吐槽轻蔑)读书都读傻了
梁竹:(冷淡)住手,你敢不敬当今圣上
【小兵慌忙收回手】
元仲辛:(失望泄气)哎!
梁竹:【转身】(平淡)走。
【梁竹府前】
梁竹:【转身看着王宽】(冷漠说到)若有人敢闯门,直接拿下。
小兵:(正色)是
元仲辛:【俯首与梁竹耳边】(俏皮轻声)您别看这小子一脸正经,(使坏)其实内心狡猾的很
梁竹:元伯鳍在里面等你,随我进来
(九尾)元仲辛:男,青年。生性随意,洒脱,聪颖机敏。
王宽:男,青年。谦谦君子,温良如玉,重诺言。
梁竹:男,成熟男声,可偏低沉。性格冷傲,猜忌心强,和男主大哥有私仇。
【时间:白天 地点:太学宿舍】
【梁竹走进房间,元仲辛趴在床上慌忙的收拾赌具,元仲辛听到脚步声慌忙的趴在赌具上】
元仲辛:(小心翼翼的转头看向梁竹,松了口气,放松)呵,原来不是学官啊
梁竹:(面无表情,冷淡)谁是元仲辛?
元仲辛:(毫不犹豫并且俏皮的说到)啊,元仲辛出去了
梁竹:(冷淡)你怎么知道?
元仲辛:(不慌不忙,面不改色)刚才跳的窗,你有什么要跟他说的吗?替你转达。
王宽:【平缓收起书本,站起来】(缓慢的说到)他就是元仲辛。
元仲辛:(一脸诧异惊愕)嘶~
梁竹:(冷傲)你是谁?
王宽:(平淡)太学学子王宽。
梁竹:(缓慢问道)为何在此啊?
王宽:(平淡)我和他同屋。
元仲辛:【翻身下床】(若无其事找借口开溜)额,你们先聊,我给你们烧壶热水去。【欲走被拦住】
梁竹:【伸手带起衣服的响声拦下元仲辛】(肯定)你是元伯鳍的弟弟。
元仲辛:(嬉皮笑脸)可以不是啊。
梁竹【拍了拍元仲辛肩膀】(冷笑)呵哈~
元仲辛:(不明所以附和)呵哈哈哈
【地点:大街上】
【人来人往,人声,马蹄声,叫卖声,一行人走近,王宽跟在后面】
梁竹:【停下脚步】(转身冷淡问道)你有事吗?
王宽:(平缓若无其事)没事。
梁竹:(怀疑)没事跟着我作甚
元仲辛:(幸灾乐祸,偷笑)哼~
王宽:【转身对着元仲辛】(慢慢说道)我跟着他。
元仲辛:(惊讶莫名其妙)你跟着我做甚?
王宽:(平静慢慢说道)张学官让我跟着你,查你平日行事。
元仲辛:(了然)我说最近摆赌局怎么总是被抓(不满)都是你在通风报信啊。
梁竹:(冷淡)禁军行事,不用跟了。
王宽:(坚决)不行
梁竹:(不明所以)为什么?
王宽:(认真说道)我答应过学官,自当言而有信
元仲辛:(不屑一顾)哼~
梁竹:【回头正准备走】(下令果断)把他赶走。
王宽:(快速说到)你们无权赶我,若无军令,开封城街巷不可随意禁足。
梁竹:【转身看着王宽】(面无表情)这话谁说的。
王宽:(缓慢说到)当今圣上。
【小兵正欲上前抓王宽】
小兵:(吐槽轻蔑)读书都读傻了
梁竹:(冷淡)住手,你敢不敬当今圣上
【小兵慌忙收回手】
元仲辛:(失望泄气)哎!
梁竹:【转身】(平淡)走。
【梁竹府前】
梁竹:【转身看着王宽】(冷漠说到)若有人敢闯门,直接拿下。
小兵:(正色)是
元仲辛:【俯首与梁竹耳边】(俏皮轻声)您别看这小子一脸正经,(使坏)其实内心狡猾的很
梁竹:元伯鳍在里面等你,随我进来
(离鸢)王宽:男,青年。固执,温良恭谨,善恶分明,不惧强权,一板一眼,强迫症,有极强的原则性
元仲辛:男,青年。油嘴滑舌,玩世不恭,桀骜不驯的外表之下,内心有自己真正的想法。
梁竹:男,武夫。蛮横,却并非不讲理,有想要报私仇的心,却并非无脑纯粹陷害,一心想要治元伯鳍的罪,手段狠辣。
【时间:白天】
【地点:太学院内】
【梁竹带兵来到太学内,房门突然打开,学子自内鱼贯而出,逃命般四散,梁竹带兵入内,元仲辛慌忙收拾牌九】
元仲辛:(转头看到不是学官,松了一口气)嘿嘿……原来不是学官啊。
梁竹:(严肃,冷酷)谁是元仲辛。
元仲辛:(不假思索自然)哦,元仲辛出去了。
梁竹:(质疑)你怎么知道?
元仲辛:(轻松随意)刚才跳的窗,你有什么要跟他说的吗?替你转达。
王宽:(沉稳,冷静)他就是元仲辛。
元仲辛:【手中的牌九掉落】(惊讶,意外)嘶!
梁竹:你是谁?
王宽:【合书,放在桌子上,起身】太学学子王宽。
梁竹:(探究)为何在此啊?
王宽:我和他同屋。
元仲辛:【收拾好了赌具,下床】(找借口想溜)哎~!你们先聊,我给你们烧壶热水去。【欲走被拦住】
梁竹:【伸手阻拦,脚步声止】你是元伯鳍的弟弟?
元仲辛:(玩世不恭很皮)可以不是啊。
梁竹:【拍了一下元仲辛肩膀】(取笑)哼,呵呵。
元仲辛:(赔笑)呵呵。
【地点:大街上】
【热闹的街市,路人低语讨论,不远处有小贩的叫卖声,元仲辛被梁竹压着去见元伯鳍,王宽在一旁跟随】
梁竹:【站定】你有事吗?
王宽:没事。
梁竹:(质问)没事跟着我作甚?
王宽:(转向元仲辛)我跟着他。
元仲辛:(不解)你跟着我作甚?
王宽:张学官让我跟着你,查你平日行事。
元仲辛:(恍然)我说最近摆赌局怎么总是被抓,都是你在通风报信啊?!
梁竹:禁军行事,不用跟了。
王宽:(果断拒绝)不行。
梁竹:为什么?
王宽:我答应过学官,自当言而有信。
梁竹:(瞧不起)哼,把他赶走。
王宽:(不卑不亢)你们无权赶我。若无军令,开封城街巷不可随意禁足。
梁竹:(严肃,冷峻)这话谁说的?
王宽:当今圣上!
士兵:(蔑视)读书读傻了吧……【挥手欲打】
梁竹:(阻止喝到)住手!你敢不敬当今圣上?【转身,带队】(高声)走!
【一行人行至元伯鳍府门口】
梁竹:(示威,警告)若有人敢闯门,直接拿下。
士兵:是!
元仲辛:(对梁竹附耳,声音压低)您别看这小子一脸正经,其实内心狡猾的很。
梁竹:元伯鳍在里面等你,随我进来。
(小家伙)元仲辛:男,青年。机智聪明伶俐,反应快,表面皮皮哒,其实心思缜密。他还有一个哥哥叫元伯鳍。
王宽:男,青年。太学学子,跟元仲辛是同窗。学识渊博,君子端方。做事一板一眼、认真负责,据理力争。
梁竹:男。武军都头,上过战场打过仗。做事沉稳老练冷静的一个中年人。
【时间:白天】
【地点:太学院宿舍】
【人物:元仲辛梁竹王宽侍卫甲同窗甲同窗乙】
侍卫甲:【拍门】(询问)元仲辛在吗?
同窗甲:【开门衣物摩擦杂乱脚步】(小声)哎,快走快走快走。
同窗乙:(低声)哎呀,唉,快走走走。
【梁竹走进宿舍】
元仲辛:【跪伏在床上收拾赌具,慌乱中抱住赌具】【BGM响起】
(松了一口气)呼......(安心)呵呵,原来不是学官啊!【继续收拾】【BGM结束】
【BGM切换】
梁竹:(问道)谁是元仲辛?
元仲辛:(自然装样子)啊,元仲辛出去啦!
梁竹:(问)你怎么知道?
元仲辛:(随意热心)刚才跳的窗,你有什么要跟他说的吗?替你转达。
王宽:(淡然认真)他就是元仲辛。
元仲辛:【钱币掉在地上】(心里咯噔一下)嘶!
梁竹:(反问)你是谁?
王宽:【放下书站起身】(认真)太学学子——王宽。
梁竹:(官方询问)为何在此啊?
王宽:(平淡回答)我和他同屋。
元仲辛:【跳下床】(心虚找借口开溜)哎呀,你们先聊,我给你们烧壶热水去。【欲走被拦住】
梁竹:【拦住】(试探)你是元伯鳍的弟弟?
元仲辛:(溜须皮笑)可以不是啊!
梁竹:【拍元仲辛肩膀】(就是你啦)呵嗯!
元仲辛:(紧张免强陪笑你想干嘛)呵呵~【BGM结束】
【地点:大街上】
【梁竹和士兵带元仲辛回去的路上,王宽一路跟随】
梁竹:【转过身】(疑问道)你有事吗?
王宽:(平静)没事。
梁竹:(疑惑反问)没事跟着我作甚?
元仲辛:(无心一笑)呵嗯~
王宽:(回答)我跟着他。
元仲辛:(吃惊)你跟着我作甚?【BGM响起】
王宽:(解释)张学官让我跟着你,查你平日行事。
元仲辛:(豁然大悟不开心)我说最近摆赌局怎么总是被抓,都是你在通风报信啊。
梁竹:(不耐)禁军行事,不用跟了。【BGM结束】
王宽:(马上答道干脆拒绝)不行。
梁竹:(很意外)为什么?
王宽:(认真解答)我答应过学官,自当言而有信。
元仲辛:(不屑哼笑)呵嗯!
梁竹:(不耐烦)把他赶走。
王宽:(讲道理一板一眼)你们无权赶我,若无军令,开封城街巷不得随意禁足。
【BGM响起】
梁竹:(严肃不高兴)这话谁说的?
王宽:(坦然)当今圣上。
侍卫甲:(训斥)读书读傻了吧?【举手欲打】
梁竹:(微怒)住手,你敢不敬当今圣上?【BGM结束】【转身走】(命令)走!!!
【梁竹和侍卫等一群人带元仲辛到了瞻逸圖府大门口】
梁竹:(下达命令)若有人敢闯门,直接拿下。
侍卫甲:(斩钉截铁答道)是。
元仲辛:(压低声音故意使小坏)你别看这小子一脸正经,其实内心狡猾得很。
梁竹:(不动容不理会)元伯鳍在里面等你,随我进来。
(果壳)元仲辛:元伯鳍庶弟,兄弟感情深厚。表面上不学无术,放浪不羁,胸无大志,在嬉皮笑脸的表象下隐藏着一个聪敏机智,重情重义的别样形象。
梁竹:八十万禁军最能打的梁都头。因胞弟在祈川寨战役中身亡对唯一幸存的主将元伯鳍心生疑窦,怨恨在心,是个嫉恶如仇的标准军人形象.
王宽:谦谦君子温良如玉。是太学行为最为端正的那个人,为人处事信奉理信二字,故行事风格人如其名——管得宽。见不平之事,必要刨根究底,据理力争,是个知书识礼,刚正不阿的君子形象。
【时间:白天】
【地点:太学宿舍】
【梁竹带着一列士兵走近房间。众多学子闻讯翻门爬窗而走。梁竹走进房间,元仲辛收拾赌局上的赌具赌资】
元仲辛:(发现不是学官松口气)原来不是学官啊!【继续优哉游哉地收拾,牌九铜钱碰撞声】
梁竹:(打量了一番元仲辛和坐在一旁安静看书的王宽提问)谁是元仲辛?
元仲辛:(散漫随意)元仲辛出去了。
梁竹:(追问)你怎么知道?
元仲辛:(煞有介事自然)刚才跳的窗,你有什么要跟他说的吗,替你转达
王宽:(一本正经淡然)他就是元仲辛。【元仲辛停止摆弄骰子】
梁竹:你是谁?
王宽:【合上书,起身】太学学子王宽。
梁竹:为何在此啊?
王宽:我和他同屋。
元仲辛:(准备开溜)你们先聊,我给你们烧壶热水去。
梁竹:(严肃)你是元伯鳍的弟弟?
元仲辛:(嬉皮笑脸)可以不是啊。【梁竹拍了下元仲辛肩膀】
梁竹:(冷笑)呵!
元仲辛:(无奈,赔笑)呵。
【场景转至大街上,路人人声,叫卖声】
【梁竹一行人走近王宽跟随梁竹停步】
梁竹:(疑惑)你有事吗?
王宽:没事。
梁竹:(追问)没事跟着我作甚?
元仲辛:(发笑)哈哈哈!
王宽:(望向元仲辛)我跟着他。【元仲辛止笑】
元仲辛:(疑惑)你跟着我做甚?
王宽:张学官让我跟着你,查你平日行事。
元仲辛:我说最近摆赌局,怎么总是被抓,都是你在通风报信啊!
梁竹:(不耐)禁军行事,不用跟了!
王宽:(反驳)不行!
梁竹:(疑惑)为什么?
王宽:我答应过学官,自当言而有信。
元仲辛:(冷哼一声)哼
梁竹:(不屑)把他赶走。
王宽:你们无权赶我,若无军令,开封府不得随意禁足。
梁竹:这话谁说的?
王宽:(底气十足)当今圣上!
士兵:(不满)读书读傻了吧你!
梁竹:(呵斥)住手!你敢不敬当今圣上?走。【众人继续前行】
【到达元府】
梁竹:(命令,警告)若有人敢闯门,直接拿下!
士兵:是!
元仲辛:(告密)您别看这小子一脸正经,其实内心狡猾得很。
梁竹:(无视)元伯鳍在里面等你,随我进来。
【梁竹和元仲辛走进府内,兵器铠甲碰撞声,大门开合声】
(嵩米)背景:大宋庆历年间,大宋与夏、辽对峙,争斗不休。祈川寨之战,宋遇伏,几乎全军覆没。只元伯鳍一人活下来。此役后,宋夏休战议和。此战引发的猜忌、怀疑、仇恨,两年后,渐渐爆发出来。殿前司麾下宣武军都头梁竹怀疑元伯鳍通敌叛国,禁锢元伯鳍,并且找到他弟弟元仲辛,试图找到相关证据。
人设:
元伯鳍:男,青年,声音低沉,性格稳重。宋边军战神,忠心爱国,忍辱负重,以大局为重。元仲辛的哥哥。
元仲辛:男,青年,声音清亮干净,反应迅速、机敏、表面吊儿郎当、不务正业,实则心思细腻有智谋。元伯鳍的弟弟,被梁竹带走试图挖出元伯鳍通敌叛国的证据。
王宽:太学学子,青年,声音温润干净,说话不急不慢,整体语调较平。为人正直、做事认真、循规蹈矩、但不畏惧权势,据理力争。奉学官命令,查元仲辛平日行事,十分认真负责。
梁竹:男,青年,武将,声音粗糙厚实低沉,殿前司麾下宣武军都头,战斗力强,他弟弟在祈川寨之战中死去,故禁锢元伯鳍也有私仇。怀疑元伯鳍通敌叛国,审元伯鳍无果,遂找到他弟弟元仲辛,试图找到证据。
【时间:白天】
【地点:太学学子宿舍】
【人物:元仲辛、梁竹、王宽】
【元仲辛趴床上急忙收拾赌具,察觉有人进来时,立马趴下用身体遮挡】
元仲辛:(松一口气、轻松、安心)呵呵,原来不是学官呀。
梁竹:(喝问)谁是元仲辛?
元仲辛:【边收拾边说】(轻松自然、附和)哦,元仲辛出去了。
梁竹:(疑问)你怎么知道?
元仲辛:【边收拾边看向梁竹】(自然、诚恳、热心)刚才跳的窗,你有什么要跟他说的吗?替你转达。”
王宽:(淡然、平静)他就是元仲辛。
元仲辛:(呆住、意外、惊讶)嘶
梁竹:(疑问)你是谁?
王宽:【合书放下,站起】(认真、平静)太学学子王宽。
梁竹:(追问)为何在此啊?
王宽:(认真、平静)我和他同屋。
元仲辛:【下榻,拿起水壶,向外走】(准备开溜、找借口假模假式)嘿呀,你们先聊,我去给你们烧壶热水去。
梁竹:【伸手拦住元仲辛】(询问、试探)你是元伯鳍的弟弟?
元仲辛:(嬉皮笑脸、调皮)可以不是啊。
梁竹:【伸手拍元仲辛肩】(蔑笑)呵
元仲辛:(附和、干笑)呵呵呵
【时间:白天】
【地点:开封城街巷】
【人物:元仲辛、梁竹、王宽、随从】
【街上叫卖声、脚步声、金属碰撞声、此起彼伏】
梁竹:【停步,转身】(疑惑)你有事吗?
王宽:(认真、平静)没事。
梁竹:(继续疑惑)没事跟着我作甚?
元仲辛:(随意、附和)呵
王宽:(认真、平静)我跟着他。
元仲辛:(疑惑)你跟着我作甚?
王宽:(认真解释)张学官让我跟着你,查你平日行事。
元仲辛:(恍然大悟、微怒)我说最近摆赌局怎么总是被抓,都是你在通风报信啊。
梁竹:(打官腔、不耐烦)禁军行事,不用跟了。
王宽:(立即回答,毫不畏惧)不行。
梁竹:【转身、脚步声、衣物摩擦声】(意外,疑惑)为什么?
王宽:(认真)我答应过学官,自当言而有信。
梁竹:(不耐烦)把他赶走。
王宽:(慢条斯理、言之凿凿)你们无权赶我,若无军令,开封城街巷不得随意禁足。
梁竹:(疑惑,不解)这话谁说的?
王宽:(坦然、认真)当今圣上。
随从:【走进王宽,举手要打】(训斥)读书读傻了吧?
梁竹:(呵止)住手,你敢不敬当今圣上?
梁竹:(下令)走。
【街上叫卖声、脚步声、金属碰撞声、此起彼伏渐弱至无】
【时间:白天】
【地点:梁竹府门口】
【人物:元仲辛、梁竹、王宽、随从】
【众人到达梁竹府门口。】
梁竹:(警告、下命令)若有人敢闯门,直接拿下。
随从:是。
元仲辛:【衣物摩擦声】(轻声、坏坏的)你别看这小子一脸正经,其实内心狡猾得很。
梁竹:(不理会)元伯鳍在里面等你,随我进来。

关注广播剧微信公众号,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


其他栏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