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c蛋蛋微信

“等待你们的是即使努力也得不到公平回报的社会”

作者:老武说旅游 / 公众号:lwsly1 发布时间:2019-06-24


142岁的东京大学,举办过多少场入学典礼?
除去战争时期,应该至少有过130场,但是没有哪一场的嘉宾致辞,像今年这样洛阳纸贵,甚至席卷了中国互联网。
今年4月5日,在2019年东京大学入学典礼上致辞的是东京大学特聘教授上野千鹤子。
上野千鹤子(1948年7月12日-),日本社会学家。
出生于富山县,在京都大学社会学科毕业,日本著名研究女性解放理论的女性主义者。在1980年代的日本学术界打出名堂,与浅田彰、今村仁司、栗本慎一郎、岸田秀等学者齐名。同时亦任东京大学社会学教授。代表作品《裙子底下的剧场》。
“你们应该都是抱着努力就有回报的信念来到这里的。可是,等待你们的是即使努力也得不到公平回报的社会。”
”世界上有即使努力也无法得到回报的人、有想要努力却无法努力的人、有因为过于努力而身心崩溃的人,也有在努力之前先被浇一盆冷水的人。”
“请不要把你们的努力只用于自己的输赢,不要把你们获得的得天独厚的环境与能力,用来贬低那些没有你们那么幸运的人,而是要用来帮助他们。”
恭喜各位入学。今日在场的每一位同学,都是激烈竞争中的赢家。
我想,大家应该都不会怀疑这场选拔考试的公平性。倘若不公平,你们肯定会很愤怒吧。
但是,就在去年,东京医科大学爆出了歧视女生和复读学生的丑闻。
根据文科省对全国81所医科大学和医学部进行的调查,发现女生更难被录取,男生的平均合格率是女生的1.2倍。
爆出丑闻的东医大则是1.29倍,最高的顺天堂大学是1.67倍。排名靠前的有昭和大学、日本大学、庆应大学等私立学校。
困难度低于1.0,即女生更容易考上的大学,有鸟去大学、岛根大学、德岛大学、弘前大学等地方国立大学的医学部。
顺便说一下,东京大学理科3类的这个数字是1.03,虽然低于平均值,但仍然高于1。
那么,我们应该如何解读这个数字?
统计非常关键,因为研究都是基于统计成立的。女生比男生更难被录取,是因为男生的成绩更好吗?
公布了全国医学部调查结果的文科省负责人说:其他院系不存在类似情况,无论是理工科还是文科,大多数时候都是女生占优势。
也就是说,除了医学院,其他学科女生的录取困难度都低于1,而医学部则高于1,这需要做一些解释。
事实上,各种数据都能证明,女性考生的偏差值要高于男生(注:偏差值衡量考生在全体考生中所处的位置,是日本大学录取学生的重要标准,偏差值越高意味着在全体考生中的排名越高)。
首先,女生为了避免复读,一般会在择校时留有余地,选择那些比较容易被录取的次选学校。
其次,东京大学新生中女生的比例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突破“两成壁垒”,今年18.1%的比例更是比往年更低。从统计上来看,偏差值的正态分布没有男女差异,这就意味着报考东大的女生要比男生更优秀。
第三,四年制大学的升学率本身就有性别差异。根据2016年度的学校基本调查,四年制大学升学率,男生是55.6%,女生48.2%,有7个百分点的差距。
这一差距不是成绩差距,而是由父母的观念造成的,即“儿子上四年制大学,女儿上两年制或三年制的短期大学”这样的性别歧视。
最近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马拉拉·优素福·扎伊访问日本时呼吁“女性教育”的必要性。女性教育对于巴基斯坦而言非常重要,与日本就毫无关系吗?
给女孩泼冷水,“反正是个女孩”、“毕竟是个女孩”这一类的话,是“cool down of aspiration”,先把意愿给冷却下来。
马拉拉的父亲在面对“如何培养女儿”的问题时,给出的回答是“不折断女儿的翅膀”。每一个孩子都拥有翅膀,可是许许多多女孩的翅膀却被折断了。
等待着各位拼命考上东大的男生和女生们的,是什么样的环境呢?
在于其他大学的联谊会上,东大的男生很受欢迎。
可是,东大的女生却说,在被问到”你是哪所大学的“时,她会回答“东京的某所大学”,因为如果对方听说“东大”就会退避三舍。
为什么男生对身为东大学生无比自豪,女生却不敢轻易说自己是东大学生呢?
因为男性的价值和优秀的成绩是一致的,女性的价值和优秀的成绩之间却不能画上等号。
女生从小就期待别人夸自己可爱。但是可爱,是什么样的价值呢?
被爱、被选择、可以被保护,这样的价值中隐藏着一种保证——绝对不能威胁到对方。所以,女生会选择隐瞒自己成绩优秀和自己是东大学生的事实。
东大曾经发生过一起集体性侵事件,施暴者是东大工学院和研究生院的五名男生,受害者是私立大学的女生。施暴者中,三人退学,两人停学。
作家姬野薰子以这一事件为原型,创作了一部小说《谁让她蠢》,去年还在学校里开了主题研讨会。
据说,“谁让她蠢”是其中一名施暴的男生在审讯时说过的话。只要读一下这部作品,你们就能明白社会是如何看待东大的男生的。
我听说,东大至今仍然存在不允许东大女生参加、只接收其他学校女生的男生社团。
半个世纪以前,我的学生时代也有这样的社团,半个世纪后的今天这样的社团仍然存在,让我无比震惊。
今年3月,我以东京大学男女共同计划负责理事、副校长的名义,发出了“排斥女生违背东京大学宪章所提倡的平等理念”的警告。
接下来你们即将生活的学校,是一个表面平等的地方,男女在偏差值竞争上没有差别。
但是,从你们进入学校的那一刻起,隐形的性别歧视就开始了。当你们走上社会,更加明目张胆的性别歧视将会横行。遗憾的是,东京大学就是其中一例。
本科女生占比只有20%左右,至于研究生院,读硕士的女生占比25%,博士30.7%。
在研究职位上,女助教占比18.2%,副教授11.6%,教授降到7.8%,这个数字比国会中女议员的比例还要低。
15名系主任和研究科长里,只有1名女性。历任校长里从来没有过女性。
研究这一问题的学问在40年前就诞生了,那就是女性学,后来我们称为性别研究。
在我的学生时代,这个世界上还不存在女性学,因为不存在,所以就创造了这么一门学问。
女性学诞生在大学之外,然后进入大学校园。25年以前我到东京大学任职时,是文学院第三位女教员。然后,我把女性学推向了讲堂。
开始研究女性学之后,我发现世界上都是未解之谜。
为什么大家都认定,工作是男人的事,家务事女人的事?家庭主妇是什么,她是做什么的?没有卫生巾和卫生棉条时,女性来月经时用什么?日本历史上有没有同性恋?
因为没有任何人做过研究,所以也没有先例可循。因此,无论当时做什么研究,我都是那个领域的开拓者和第一人。
如今在东京大学,无论是家庭主妇研究、少女漫画研究还是性别研究,都可以取得学位。
但是,这一局面是我们这些先辈开辟新领域、不断斗争为你们争取来的。而一直以来激励我的,就是永不满足的好奇心和对社会不公的愤怒。
学问也有风险,有些学科会衰落,也有些学科会兴起。
女性学是一个充满风险的学问。不光是女性学,如今还出现了环境学、信息学、残障研究等新领域,因为时代的变化需要这些学问。
我要提前声明的是,东京大学是对变化和多样性无比包容的学校。东京大学聘用了我,让我今得以站在大家的面前,就是一个证明。
在东京大学,还有国立大学第一位在日韩国人教授姜尚中先生,也有国立大学第一位高中毕业的教授安藤忠雄先生,还有盲聋哑三重障碍的福岛智教授。
你们成功通过选拔来到这里。据说,国家每年拨给东大学生的经费是人均500万日元。今年四年,等待你们的将是绝佳的教育学习环境。这一点,多年在这里教学的我可以保证。
你们应该都是抱着“努力就有回报”的信念来到这里的。可是,正如我一开始提到了录取不公的问题,等待你们的是即使努力也得不到公平回报的社会。
而且请你们不要忘记,你们所获得的回报,并不是你们努力的成果,而是你们的环境所赋予的。
你们今天之所以能觉得“努力就有所回报”,是因为在过去的日子里,你们周围的环境激励你们、敦促你们、为你们提供支持、褒奖你们所取得的成就。
世界上有即使努力了也无法得到回报的人、有想要努力却无法努力的人、有因为过于努力而身心崩溃的人,也有在努力之前先被浇一盆冷水的人——“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做到”、“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做到”。
请不要把你们的努力只用于自己的输赢,不要把你们获得的得天独厚的环境与能力,用来贬低那些没有你们那么幸运的人,而是要用来帮助他们。
请你们不要逞强,应该要承认自己的弱势,互相支撑、彼此扶持。
孕育了女性学的是女性主义这一女性运动,可是女性主义绝不是女性想要跟男人同化的思想,也不是弱者想要成为强者的思想。女性主义是一种追求弱者也能得到应有尊重的思想。
等待着你们的是现有的学说无法完全适用的、不可能预测的未知世界。
一直以来,你们都在追求有正确答案的知识。
今后等待你们的,是充满着没有正确答案的问题的世界。
校园里为什么需要多样性?因为新的价值是在体系和体系之间、在不同文化的相互碰撞中产生的。
你们无需把自己封闭在象牙塔里。东大为你们提供了海外留学和国际交流的机会,也支持你们参与国内的地域课题。请你们走向世界,追求未知。
也不必害怕不同的文化,人生在世,天涯可存。我期望你们能够掌握生存的智慧,在任何环境里,即使是东大这块招牌不能通用的世界,即使成为难民,也能生存下去。
我深信,大学教育的价值不在于掌握已知的知识,而是探索从未有人知晓的未知知识的能力。探索知识的知识,称为元知识,让学生掌握元知识,才是大学的使命。
翻译:微博网友@小朵今天交稿了吗
本文来源|网络综合
如有侵权,请联系本平台删除

关注老武说旅游微信公众号,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


其他栏目